borisgeorgiev

2021/8/21 15:02:21 54 0评论
boris georgiev


银行间市场是大型银行相互 交易并决定个人交易者在其交易平台上看到的 货币 价格的市场。


  这些银行在以 信用为基础的电子经纪系统上相互进行交易。


  只有相互之间有信用 关系的银行才能参与交易。


  银行规模越大,其信用关系越多,能为客户获得的 定价 也就越好。


  银行规模越小,它的信用关系越少,在定价上的优先权就越低。


  一般来说,银行充当的是交易商的角色,他们愿意以 买入/ 卖出价格买入/卖出一种货币。


  银行在 外汇市场上赚钱的一种方式是以比获得货币所支付的价格 更高的溢价换取货币。


  由于外汇市场是一个分散的市场,所以经常会看到不同银行对同一种货币的汇率略有不同。


   克鲁 达斯引以为豪的不是从零开始的历史,而是世界 金融市场交易 模式的变化。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通过合规渠道将相关业务 引入 中国


  / 我们在2005年就看到过一次/ 全球最大非银行 外汇交易商、 王一鸣建议,在这种情况下,央行货币政策除了要避免信用收缩与通胀预期强化,还要做好预案与跨周期平衡,以应对新的不确定性。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决 大宗商品上涨所带来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升温,还需企业自身加大 期货市场套期保值与 基差交易,有效对冲大宗商品价格剧烈 波动风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不少国内下游企业在进口大宗商品原材料时,依然采取“基准价+ 浮动价”、长协定价等传统交易模式。


    “事实上,这两种交易模式最容易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给 中国企业增加额外的 采购成本与运营压力。


  ”上述期货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比如“基准价+浮动价”模式所采取的现货市场采集价格方式,未必能反映市场最新的供需状况变化,很大程度受到上游开采商自行调高价格预期影响,导致中国企业的采购成本被动增加;而长协定价一旦遭遇大宗商品价格大起大落,则将导致中国企业被迫承受较高的采购成本。


    他直言,一旦大宗商品进入剧烈波动期,这两种交易模式就会遭遇巨大的履约风险,很多中国企业因此蒙受不小的损失。


    这驱动相关部门近年大力推广基差定价贸易模式,帮助企业尽可能规避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所带来的运营压力增加。


    所谓基差定价,主要指特定大宗商品在某个特定时间与地点的现货价格与期货价格之差。


  由于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因此基差定价一方面更准确地反映当前大宗商品最新的供需状况变化,另一方面企业也可以通过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规避基差价格大幅波动风险。


   总而言之,人民币 升值不是货币当局有意为之,升值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


    第一, 人民币升值是美元贬值的结果。


   5月以来 美元指数(90.0337,-0.0256,-0.03%)进一步 走弱,5月末跌至89.8467,较4月贬值1.6%,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5月升值1.7%,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1.5%。


  811汇改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为63.1%。


  2020年至今的相关系数提升至90%。


  这说明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第二,人民币升值是中国经济和政策周期领先于 美国在汇率层面的体现。


  全球疫情爆发后,中国最先遭受冲击,也最先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中国经济同比增速的高点出现在今年1季度,环比增速高点出现在去年4季度。


  中国货币政策始终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无节制的总量宽松,更多地采用了结构性政策精准施策。


  去年4季度,中国社融增速触顶,今年3月以来社融增速加速回落。


  美国的问题主要体现为货币政策再次进入非常规状态,且放松力度史无前例,再配合多轮的财政刺激。


  美元指数走弱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第三,4月以来中国证券投资项目资金大规模流入是人民币5月爆发升值动力的重要因素。


  陆股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北上资金净买入规模为2082.76亿元,其中4、5月净买入规模合计1083.74亿元,占比规模超过50%。


  境外机构4、5两月合计增持国债775.48亿元,而3月减持国债165.14亿元。


  并且,今年前5月货物贸易顺差达到过去5年同期最高水平,前4月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点。


  国际收支形势对人民币近期升值有强势助推作用。


    第四,美元进入新一轮信用 扩张周期决定了长期内美元弱与人民币强的格局。


  历史数据显示,美元信用周期与美元指数走势息息相关。


  信用周期领先于美元指数,扩张指向美元走弱,收缩指向美元走强。


  目前BIS的数据显示,国际 信贷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反弹至44.4%,已经从2013年美联储QEtaper以来的低点回升4.5个百分点。


  由于美元是主要国际货币,国际信贷的币种以美元为主。


  全球信用扩张意味着美元信用派生会形成更大规模的美元供给,超越欧元(1.2179,0.0006,0.05%)、日本等美元指数的篮子货币。


  这样在信用扩张周期内,美元指数走弱也是应有之义。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 XM外汇开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评论列表 (有 0 条评论,54人围观)
{音乐代码}